我錯了,靳東你還是演精英吧

2020-04-01 17:15:54  來源:騰訊新聞  


[摘要]《如果歲月可回頭》是接檔《安家》的重頭戲。李宗翰前腳還是安家天下的副總,後腳又成了五星級酒店的行政總廚,差不多的髮型,差不多的西裝,稍不注意看,還以為他演的是同一部戲。...

  靳東這一次,終於不演精英了。

  《如果歲月可回頭》是接檔《安家》的重頭戲。李宗翰前腳還是安家天下的副總,後腳又成了五星級酒店的行政總廚,差不多的髮型,差不多的西裝,稍不注意看,還以為他演的是同一部戲。

  當靳東突然出現,露出他那60cm的睿智頭圍,才會讓人猛地醒過來,哦,原來是人生導師的專題網課又要開講啦。

  可能是怕大家聽課聽得犯困,靳東老師提前打了預防針,他説,“我以往演的都是行業大佬啊,社會精英啊。這個人物,首先在人物設置上就有很大不同,他很貧窮。我們這個戲,主要是要討論人與人情感之間的問題。”

  靳東説得很委婉,其實這就是一部低配版的《戀愛先生》,依舊是靳東和李乃文、李宗翰三個男人一台戲,上一部還是都遊戲人間的PUA,這一部就集體被離婚。三個男人的名字很説明問題,一個姓白,一個姓藍,一個姓黃,加在一起,可不是綠得發光?

  從人設來看,靳東演的這個白志勇,確實要比他以往的角色都要慘淡一些。40歲的時候,妻子突然要離婚,自己又喝醉酒把工作搞丟了,生活陷入了典型的中年危機。

  我印象中,上一個演失婚loser,演得活靈活現,還是黃渤。《心花路放》裏,他演的中年男人耿浩,也是突然被離了婚,心有不甘跑去盯前妻的梢。

  沒勇氣上門,耿浩只能在樓下等人。他穿一件髒兮兮的帽衫,戴一頂鴨舌帽,帽檐壓得低低的,蹲在地上一邊抽煙,一邊猛灌自己啤酒。看上去,就像一個縮頭縮腦的扒手。

  終於等到那個和前妻相好的男人出現。耿浩衝上去,想用啤酒瓶爆男人的頭。一個遲疑,男人轉過了頭,問他,“哥們兒,有火嗎?”耿浩假裝沒聽清,含糊地問了一句“啊?”但還是在牛仔褲裏摸摸索索,掏出了個打火機。男人把頭湊過來,耿浩哆嗦着按了幾下打火機,都沒打着火。

  連台詞都沒幾句,只是這麼幾個動作,黃渤就把離婚男人的失魂落魄演得很生動。不在乎形象,也不在乎臉面,你會相信,這個耿浩,是真的貧窮,窮得連自尊都不值一提。

  再看靳東演的這個白志勇,人到中年,依然活得很任性,也很瀟灑。第一集他就和前妻爽快地把婚離了,接着就像花蝴蝶一樣開始各種攢局,今天泡酒吧,明天玩快閃,後天還玩街頭塗鴉主題派對。

  他還給自己的玩樂找了很正當的理由:“不刺激,所以沒勁,所以平庸,所以不年輕。”

  哪是什麼失婚loser,分明就是重歸單身的鑽石王老五啊。窮,是不可能窮的,落魄,也不是真的落魄。看得出來靳東在這部戲裏努力地想要接地氣,演一個普通人,梳得很光溜的大背頭放下來了,不穿西裝也不混CBD了,就連逼格也經歷了消費降級。《精英律師》裏,他的業餘愛好還是品紅酒抽雪茄打高爾夫,到了這一部戲,業餘愛好就變成了打撲克和喝青島啤酒。

  但是這種親和力,也就僅僅就停留在妝發層面,骨子裏,還是那個驕傲的靳東。

  誰見過窮人起牀穿着成套的真絲睡衣,住在美式裝潢的電梯高層裏?光是白志勇家裏的開放式廚房,真皮大沙發和一整面牆的陳列櫃,就不是每個人都能負擔得起的。

  誰見過失業的窮人第二天就參加了澳洲豪華旅行團?坐飛機都選的前排座位,看起來不是頭等艙也是商務艙,到處吃吃喝喝,還一口氣買了37枚古董錢幣送給前妻。

  回國後,白志勇也不急着找工作,每天就是約着男人幫一起泡吧喝酒,而且還是那種窗明几淨富麗堂皇的雞尾酒餐吧。三個人蹦個迪唱個K也要點個大包間,還能招呼一堆年輕妹妹陪着玩。

  橫看豎看,愣沒看出靳東所説的“他很貧窮”到底窮在哪?我以為,一個出門都還記得往襯衫領口塞一塊小方巾的男人,斷然沒有遭受過中年生活的凌遲和撕扯。

  還記得靳東演《偽裝者》的時候就説過,他不接古裝,不拍偶像劇。因為,學了四年的莎士比亞、契訶夫、莫里哀、斯坦尼拉夫斯基,靳東琢磨的是,“戲劇在整個人類的歷史長河中起到了什麼作用。”

  琢磨着琢磨着,他就走進了高處不勝寒的空中樓閣。他演的角色,總是與現實生活中的普通人隔着很遠的距離。想要追求高級情趣的他,一直都在重複着同一種成功人士的人生:活得倍兒通透倍兒深沉,頓句點頭之間,都有着一種洞若觀火的智慧與冷靜,對自己和他人的人生都有完全掌控。

  即使現在演一個離了婚失了業的普通中年,靳東還是低不下那高貴的頭顱,不現慫不露短,照樣逼逼叨叨給蔣欣演的江小美當人生導師。

  江小美問他,“你和你前半輩子唯一經歷過的女人離了婚,惆悵嗎後悔嗎?”一旦看到對面求知若渴的眼神,靳東的導師人格,馬上醒來。“弱智問題!失去婚姻不惆悵的,是機器人。但凡是能失去的,説明從未真正屬於過你,所以,不必後悔。”

  點頭,頓句,節奏全都掐得十分精準,語畢,抿一口酒,獨自沉醉,典型的靳東式flow。

  角色沒有新意,劇本也很老套,講的無非就是三個中年男人在經歷了婚姻危機之後,開始找尋自我,反思人生。自編自導的張建棟説,劇本是他有一次去歐洲旅遊飛機上看電影看出來的靈感,創作的時候參考了身邊很多的朋友同學。

  怎麼港呢,這種即興發揮照搬他人的故事,往往都徒有皮毛,沒有血肉,假模假樣的還原生活,實際卻是中年傑克蘇的白日幻想。劇裏的男人沒一個看起來是過日子的人,還全都是婚姻的受害者,不是被老婆綠了,就是被老婆嫌棄。而且他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裏,無辜得像個孩子。

  真想建議導演少看點電影,多采訪下普通人的人生,可能會更實在。中年男人在想什麼?知乎有一個3萬的高贊回答,第一句就是,“我這一輩子,就做了三件事,養活倆兒子,養活倆老人,養活自己和媳婦。”

  一直以來,我國編劇似乎都對“男孩”這個詞有誤解,總是喜歡把大男子主義、沒有責任感、這種致命缺陷跟孩子氣這種東西聯繫起來,最後都歸結到一句話就是,“男人到老都是個孩子。”即使他們有這般那般的不對,也是因為還不夠成熟。

  早前的《生逢燦爛的日子》,快50歲的果靜林演的大男孩,把風衣領子豎起來,在幾個女人之間搖擺不定,這就是男孩的天真與無邪。

  《男人幫》裏的幾個男人湊在一起插諢打科,看起來很幽默風趣,結果説來説去還是撩妹泡妞那點事兒。

  《老男孩》裏,劉燁一直自詡是心理年齡只有25歲。25歲的人,就可以一週不洗襪子馬桶從來不修連菜都不會燒,對前妻跟兒子都毫無責任感,心安理得的遊戲人間?

  還有靳東演的白志勇,一直認為是婚姻束縛了他的自由,“我就認為無拘無束是最重要的,我不願意小心翼翼忍氣吞聲地過一輩子。”四十歲的他,也可以跟四歲孩子一樣,出口就是兒歌:“我離得好離得妙我離得哈哈笑。”

  當然,我也知道,老套的電視劇,必然有一個老套的反轉。白志勇在經歷了種種不靠譜不着調之後,最後一定會恍然大悟前妻離婚的用心良苦,然後給自己蓋章,“我成長了!我懂事了!媽媽再愛我一次!”

  但現實是,這種老男孩,一輩子都不會自省,也不甘願老去。馬照跑,舞照跳,就算是80歲,他也會握着18歲妹妹的手,熱淚盈眶地説,“你看我出走半生,歸來仍是少年。”

  中年男人莫名其妙的自信,有時候真的讓人困惑。就像黃曉明非要演耽美,靳東非要演loser,來證明自己是不斷進步的。倒不如換一下,靳東演耽美,黃曉明演失婚,想看的人可能會多一倍。

編輯: 孫璐瑩

相關熱詞: 靳東 精英 如果歲月可回頭
分享到:

以上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本網只是轉載,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、稿酬問題,請及時聯繫我們。電話:029-63903870

本網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等,版權均屬香港物流清關網所有,任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或其他方式複製發表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香港物流清關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(C) 2006-2020 gjnews.cn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備案號:陝ICP備13008241號-1